「第十放映室——哈利·波特的魔法王国(上)」文案

# 「第十放映室——哈利·波特的魔法王国(上)」文案

如果你对霍格沃兹魔法学校感到陌生的话,那么你至少有四年没去过书店,也没有进过电影院了。无论是图书还是电影,哈利·波特都在全世界掀起了一股追捧的狂潮,尽管那样的魔法世界和中国的文化背景存有大段距离,不过中译本和电影一出,仍是洛阳纸贵,创造了无数销售和票房佳绩。在哈利·波特系列电影中,借助匪夷所思的特技运用,电影工作者为银幕前的我们打开了一扇魔法的大门,其中有光轮2000的飞天扫帚,有光怪陆离的魁地奇比赛,有隐身衣,魔法棒,甚至还出现了挪威龙和独角兽。当然,更重要的是一群魔法师和女巫,他们充满智慧,操纵魔法完成了一个又一个不可思议的使命。在扫把、咒语和妖怪的带领下,电影引导了一大群麻瓜,也就是完全不懂魔法的普通人,进入不可思议的魔法世界。

但故事又并非仅仅是关于魔法,这个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只知其名而未见其形的东西,从接触哈利·波特的第一个画面开始,你不得不承认,这一系列的电影非常好看。

故事开始于一个阴沉灰暗的日子,那个活下来的男孩被送入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家庭,他的生活从备受虐待和碗橱柜开始。在这里,我们看到了一个类似童话「灰姑娘」的情节安排。但当哈利波特遇见巨人海格之后,节奏就越来越快,当他跨进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出发前往魔法学校,故事就不可思议地铺陈开来,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就如同每个人所拥有的欢乐和痛苦并存的学生时代。有迷宫般的校舍、寄宿生活、学生和老师间的矛盾、朋友和敌人。

「哈利·波特」的系列故事共有七集,电影叙事的线索已经删去了小说中许多的旁枝末节,银幕上展现的情节,主要围绕在丹尼尔·雷德克里夫所扮演的哈利身上,记述了他从一个内向自闭的小男孩成长为拥有高超魔法的巫师的过程。在这条道路上陪伴他的,不仅有好朋友罗恩和赫敏、霍格沃茨的众多老师,更有故事中最大的反派——邪恶巫师伏地魔和他的手下。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中,哈利波特不仅仅要应付繁重的课业、紧张精彩的魁地奇比赛,还要随时阻止伏地魔的野心。谁说年纪小就不能成为英雄,在哈利·波特的身上,现实中的孩子们,多少看到了一点自己的影子,并且希望能在自己身上,找到更多哈利·波特的品质。因为孩子们的心灵,远远比大人想象得要复杂,有时候孩子们所要面临的生活中的烦恼,远远超过了大人们所习惯的范畴,「哈利·波特」让孩子们有了一个看到自己和证明自己的机会。可以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哈利波特,每一个现实生活中的孩童,甚至成人,在一成不变的规律步调中,多少都曾经动念想要跳开。在繁重的课业或是生活压力当中,展开翅膀飞起来,当哈利波特从碗橱的灰色命运跳脱,开始冒险历程,大家也都跟着逃离了现实,进入了那个光怪陆离的魔法世界,重温惊险刺激的魔法试炼,重温龙与地下城的世界,重温这穷极想象的魔法电影系列中的传统与现代,真实与幻想,甚至是对立与统一。

## 传统与现代

哈利波特的故事既是传统的,也是现代的。今天的孩子们,尤其是城市里的孩子,他们的生活体验,完全不同于上一代人。生活在一个远离自然的人工世界里,他们很难想象田野、丑小鸭或者大灰狼,连一只猫都或许是从动物园或宠物商店里认识的。对这些孩子们而言,阅读农业社会的童话经典,他们的感受远不如以前的孩子来得鲜活生动。安徒生和格林的童话是经典的,他们依旧会引导一代又一代的孩子,去体会人世间的真善美。但现在的孩子仅有这些经典是不够的,每个时代都有着每个时代的童话故事,「哈利·波特」讲述的,是古老的魔法故事,但作者却巧妙地将它移植到了现代社会之中,并且做得十分有技巧。哈利·波特属于这个时代,这是他这个仿佛离我们的生活极其遥远的小魔法师,能够紧紧牵住我们的内心的原因。他的身上具有英雄的神性,又具有普通人的人性,他暗合了后现代社会里,人们阅读的期待,无论这些人是大人还是孩子,在种种有趣而神秘的预兆中,哈利·波特注定了他一生的不平凡。

在失落的英雄的时代,每一个人都在日复一日的简单生活中,极度地渴望着奇迹的到来。而哈利·波特正投射了人们这样的心理愿望,他不时表现出的懒惰、恐惧、信心不足,甚至有些报复心强等等性格,也几乎是每个读者都有的缺点。闭上眼睛幻想一下,假如你是哈利·波特,一岁的你失去了父母之后,神秘地出现在姨父姨妈家的门前,你在那个家饱受欺凌,度过十年极其痛苦的日子。姨父和姨妈好似凶神恶煞,他们那混世魔王的儿子——达力,一个肥胖、娇惯、欺负人的大块头,更是经常对你拳脚相加,你的房间是位于楼梯口的一个,又暗又小的碗橱。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你显得矮小瘦弱、沉默寡言。这时,你的名字——哈利·波特,对你而言并不意味着什么。十年来,从来没有人为你过生日。

这样的情节设定,无疑与传统文学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小说的作者罗琳有意无意地用她的作品重演了人类文明童年时期的神话与史诗,采取了读者熟悉的英雄成长的主题。同样地,在「哈利·波特」中,我们可以找到许多英国经典文学作品的影子。哈利波特在姨父家备受歧视、虐待和压抑,这方面继承了狄更斯在「雾都孤儿」、「大卫·科波菲尔」,以及夏洛特·伯朗第的「简·爱」等大量批判现实主义小说的传统。电影中,海格带领哈利所到的那个小酒馆,就有着经典的狄更斯式的气氛。

之前的哈利,显然是处在英雄受难的时期。随后,所有故事的设定,无一例外要为我们的英雄提供命运的转机。在麻瓜世界备受压抑的哈利,在魔法世界找回了自己的身份和尊严,他最终摆脱了现实的压抑,进入魔法学校学习,开始了自我成长的历程。英雄学艺是哈利成长的必经之路,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中,他会结识各种各样的朋友,拥有大批的追随者,也将面对各式各样的困难,因此他才能最终向邪恶发起攻击。这个过程暗含了英雄征战和获得胜利的史诗主题。

## 原著与改编

当然,传统上来说,从小说改编的电影,大多会遭到书迷的质疑。相信熟读小说「哈利·波特与魔法石」的人,一定记得书的开场方式,那是一个阴沉灰暗的星期二上午,成群的猫头鹰,大白天像流星雨般从人们的头顶上飞过,以及地上超级大麻瓜德思礼呆愣的一张脸。然而在电影中,这个画面被移植到了十年后,那是个阴沉的星期天,原本没有人送信的日子,铺天盖地的猫头鹰,叼着哈利的入学通知,冲入水蜡树街四号的那群房子里,加上德思礼一家惊声尖叫的一张张脸孔。

我们知道许多的哈利·波特迷是抱着验证的心情来看电影,但即使有这些小小的出入,我们也不得不承认,这部电影的改编相当成功,仍然有一些情节会流露出这部小说独有的神秘、迷人、又耐人寻思的味道。在意若思镜面前,哈利所体验的就并非单纯魔法所能解释,而是混合了人性与欲望的试炼过程。顾名思义,意若思镜,是一面能够反映人类内心深处渴望的镜子,然而,睿智豁达的邓布利多校长,却意味深长地说,镜子显现的不是真实的样子,而是人们希望的样子,多少人在这镜像前自我满足,耗掷一生。

又如同魔法石的出现方式,也是非常意若思的,它只会出现在真心想找,而非想利用他的人的身上。

除了基本忠实于原著的剧情发展和气氛营造之外,本片匪夷所思的视觉效果,也同样是令这部影片如此受到孩子们推崇的原因。小说中哈利在学校里,每年都要参加的魁地奇比赛,就成了电影成功改编的一大亮点。罗琳女士在小说中介绍的魁地奇,是结合了美式橄榄球,英式橄榄球和棒球的巫师球赛。这项比赛有着悠久的历史,其巨大的影响力,等同麻瓜们的世界杯。能够在这项赛事中脱颖而出,无论是谁,都能立即戴上英雄的光环。在霍格沃茨学院的魁地奇历史上,格兰芬多学院和斯莱特林学院的针锋相对,已经延续了许多世纪。而继承了父亲,成为搜捕手的哈利,他的主要任务就是抓住那颗神出鬼没的金探子,为自己所在的格兰芬多学院加分。

但是我们更应该注意的是,惊险刺激的魁地奇比赛是哈利在公众面前证明自己的机会,电脑特技在此更多的是一种辅助技巧。除了推进这场比赛的真实性和娱乐性之外,并不能让我们真正感动,更为精彩的应该是小说和电影,所要共同描绘的一幅画面,我们的英雄勇敢坚定地向着金探子飞去。他幼小的身躯中,渐渐显露出了英雄的影子。

当然,由于原著越写越长,电影改编的难度也越来越大,尤其是导演的更换,让「哈利·波特」这一系列的电影质量有些参差不齐,尤其是电影的第三集,竟然在导演阿方索·库隆的手中,删减了故事中最为重要的几段情节。其一,哈利得到了一张能够显示霍格沃兹秘密通道和人物活动情况的活点地图,但电影并没有像原著小说那样揭露地图制作者的身份,其实就是哈利的父亲詹姆、小天狼星·布莱克、卢平教授,以及后来背叛詹姆的小矮星彼得。根据各自变身动物之后的不同属性,他们的昵称就分别是鹿角、兽足、月影以及虫尾巴。其二,当哈利在湖边昏倒之前,他曾看到一头发光的牧鹿,驱散了当时正在追逐他和小天狼星的摄魂怪。我们从后来的剧情得知,这是从另一个时空赶来的哈利回到了过去,施展呼神守护咒语召唤出的守护神,之所以这个守护神呈现出牧鹿的样子,是因为哈利的父亲詹姆·波特是一位阿尼玛格斯,也就是拥有变身为动物的特殊能力的巫师,而詹姆的阿尼玛格斯形态就是一头牧鹿。哈利在卢平教授的指引和自己的旁敲侧击之下得知了这一点。守护神的形态会与施咒者心中最向往的形态靠拢,鉴于哈利对父亲的崇敬,他的守护神才会变成父亲的阿尼玛格斯形态,这一点看似容易理解,但如果观众不看原著就欣赏电影的话,一定会在这一部分发出疑惑的问号。

虽然电影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然而当我们回想一下这个魔法的故事,却不得不承认,无论是图书还是电影,其成功是不言而喻的。哈利波特写着孩子们的故事,却让童心未泯的成年人不忍释卷,活泼紧凑的节奏,吊人胃口的悬念,引人入胜的情节,出乎意料的结尾,加上一个不同寻常的童话世界场景,寄托了我们每每渴望心想事成的单纯欲望。另外,添加适量的搞笑场景和血腥恐怖,同样非常适合在空虚的精神世界里,追求刺激的现代都市人群,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

## 对立与统一

熟悉剧情的人们可能还记得,当哈利波特刚刚到达学校,要选择学院的情景。在第一年新生的分类仪式上,久经考验的分院帽遇到了难题,不过与其说是分院帽的难题,不如说是哈利自己的。我们的主角要决定自己的巫术未来的走向。

哈利放弃了有天赋却正邪难辨的斯莱特林学院,最后选择了勇气、毅力及友谊的代表——格兰芬多。但这些不过是各个学院表面所代表的含义,霍格沃兹的各个学院的名称背后,其实隐藏了异教想象的各种原型,在现代女性主义神话学启发之下,学术界已经普遍接受了一个观点:就是,在现存的父权制文本中,除了显性的女神之外,还隐藏着一批有待我们发掘的隐形女神。「哈利·波特」无形中为这种再发掘提供了线索示范。其一,女神的隐形方式之一,是命名中的原型意象。格兰芬多学院的名称,隐含了神话怪兽格里芬,她又被认同为报应女神的化身,在西方异教传统神话的怪物谱中,格里芬是出现频率仅次于人面狮身女妖斯芬克斯的一个。罗琳让她钟爱的男女主人公,在这样一所学院里学习,的确是耐人寻味的。

罗琳还给霍格沃茨的副校长,同时兼任格兰芬多学院院长的教授,取名米勒娃·麦格,这个名字影射着希腊的智慧女神雅典娜。扮演这一角色的玛吉·史密斯,再现了这位严肃却并不古板,严格却又能宽容,像爱护自己的孩子一般爱护学生们的女老师。

其二,女神隐形的另一个方式是化身为女巫。魔法世界与麻瓜世界的对立,如果从性别尺度去划分,那么魔法世界也就等同于女巫的世界、阴性的世界,而麻瓜们的世界则为阳性的世界。连接二者的是一辆从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开出的火车。在电影第一集——「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中,少年主人公们逃离麻瓜世界来到魔法世界,在象征的意义上,就是逃离了基督教的父权统治,重新回到了女神的怀抱。

「哈利·波特」的主要冲突,除了魔法世界与麻瓜世界的对立,还有魔法世界内部的善恶对立。而表现后一对立的原型,是古埃及的鹰蛇之战的传统神话母题。伏地魔代表蛇的一方,魔法学校代表鹰的一方。我们之前已经讲到过,哈利所在的格兰芬多学院,影射的是鹰头狮身的怪兽,由于狮子与老鹰分别是统治大地与天空的动物之王,所以,鹰头狮身的格里芬,成为阳界的主宰。统治力量与德行的象征,成为阴暗与邪恶的蛇的对立面。在故事中,最大的反派伏地魔,他的代表就是一条蛇,而往往产生邪恶巫师的斯莱特林学院也是以蛇为标志。除此之外,德拉科这个词在拉丁文中是龙或蛇的意思。所以,德拉科·马尔福作为哈利在学校中的对立面而出现,也就不足为奇了。

伏地魔是人类欲望和贪念的化身,他的欲望对象主要是长生不死,这从巴比伦史诗时代开始,一直是神话英雄们追求的理想。但是到了今天,追求长生已经具有了罪恶的性质。因为它是违反自然的,是人类狂妄自大的表现。

伏地魔的贪欲就是人类自身的贪欲。伏地魔的弱点,也就是人类自己的弱点。这位终极邪恶巫师所代表的,其实是人类对自身的恐惧。伏地魔就像诱惑了亚当和夏娃的那条蛇,它的强大力量之一,就在于能蛊惑人心的言语。

伏地魔是个绝对的利己主义者,原名汤姆·玛沃洛·里德尔的他,因为憎恨自己身体里的一半麻瓜血统,所以妄图建立一个由纯血统巫师统治的王国。由于被婴儿时期的哈利波特莫名其妙地打败,他必须在生死之间挣扎求存。因此在每一集的故事里,哈利都必须为了阻止伏地魔完全复活而艰苦战斗。

对哈利而言,伏地魔是永远的梦魇,也同时是无法抹去的牵绊,是他破坏了魔法世界的平衡,杀死了哈利的父母,并且给了哈利一道无法磨灭的伤疤。但正是因为那道伤疤,哈利的身上被赋予了伏地魔的某些特质。同时,因为伏地魔的第二次复活借用了哈利的血,他们之间的羁绊就更加强烈。所以,对于我们的主角哈利而言,他面临的最大考验就是,是否会成为第二个伏地魔。人类的骄傲与恐惧,在哈利身上得到了完美的对立统一。

哈利之所以一次又一次挫败伏地魔的阴谋,不仅是为了给父母报仇,也是一种自我拯救。在他身上所体现出的勇敢与决心,正是我们每一个人都缺少并且渴望的。因为,无论是哪一个故事,胜利都永远属于勇者。

我们大概都记得,「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的囚徒」中,那令人恐惧万分的摄魂怪,它们可以被当成是当代人心理抑郁症的实体化表现。我们可以发问,是什么东西摄走了当代人的灵魂,令他们陷入迷茫和苦闷、孤独发狂。当我们看到异教想象的无孔不入,看到哈利波特在魔法中寻找自我,也许能有所领悟。魔法的复兴其实是要为丧失了灵性的当代人招魂。不是神也不是佛,当哈利念出那句咒语的时候我们发现,拯救我们的其实正是我们自身。

或许我们也应该在11岁的时候,收到霍格沃茨的入学通知,只不过送信的猫头鹰永远没有抵达。所以我们注定了,还是那些不懂魔法的麻瓜。在哈利·波特的世界里,拼命的找寻自己的影子。但是,到现在为止,这也就足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